bokee.net

冶金工程师博客

散文 小说 随笔 诗歌 幽默 杂碎 亲子 故事

文章归档

<<   2018年   >>

01月 02月 03月 04月
05月 06月 07月 08月
09月 10月 11月 12月

文章 (77篇) 展开   列表

2011年的第一场雪

2011年的第一场雪 在有着十三钗美女的 金陵古城的上空飘扬 这场雪从前个夜里 舞起 再也没有停下 就象喜欢我的感冒 来了 老不情愿离开   其实我的感冒 比这场雪早那么三五天 眼看着 周身的酸疼渐退时 这场雪来了   放眼望去的洁白 让我想起小时候 雪地里和邻家女孩上学路上 扔雪球的快乐 于是我冲动地拿起电话 约了二个如我 散在家里的煮妇 挑战2011年雪地里暴走的极限 我们到底能够走多远   今天的道路 总是繁忙 即便这样结冰的路面   我们常被挤在路边边 一边被冰凌般的枝丫拍打着羽绒服 一边被飞驰的汽车溅着脏水 吐出的尾气破坏着呼吸 破坏着出门时美丽的心情   煮妇们美丽的心情 往往只与爱情有关 何况满天飞舞的雪花 令谈话总往爱情的方向拐   一碰到爱情二字 煮妇们的眉目里 立刻漾起 一波一波浅浅...

阅读(3715) 评论(2) 2011-01-19 14:41

请象过去一样平淡我吧

请象过去一样平淡我吧 平淡地接近忘记我 哪怕过年 哪怕一些值得怀念的日子 怀念的手势 怀念的默契 怀念的疯狂 象每一个过往一样 悄沉在心底的某个角落 如同沉在箱底的时装 陈旧下去 退出风光的主流舞台 在某个慵懒的日子里 被主人收拾出来 可能裹在身上 依然风光却时过境迁 可能拍拍灰尘 回味曾几何时的风光 依旧封存 可能和大多数的命运一样 不再见光 被难得糊涂地丢弃

阅读(3939) 评论(3) 2010-09-07 13:12

被依赖的女主人

端午前五天,我因公去广州出差,还好,赶在端午的那天下午安全回到家。尽管飞机在广州白云机场起飞时晚点了二个小时,但幸好下午四点钟还是到了南京。一出南京机场,一眼就看到笑容可掬的老公和女儿,老公接住包,女儿挽着我的胳膊,有说有笑地向停车的地方走去。听妈妈的话,没错!女儿兴奋地给我说,肯定我这个妈妈,我心里的这个乐呀,呵呵,甜!女儿接着说,社会实践采茶时,她是几百个同学中罕见的没有过敏的几十人之一。开始她还挺担心,害怕是隐藏着,处于潜伏期,但妈妈说当时没有过敏,当夜没有过敏,第二天还是没有过敏,就一定不会过敏,绝对保证,果真这样的。有的同学就是采茶一会儿浑身骚痒,有的是傍晚上开始,有的是睡了一觉后开始全身起红疹,有的吃药,有的挂水,有的呕吐,反正都难受死了,幸好我听了妈妈的话,竟然连最后的一点担忧都没了。听罢,我幸福地笑了。又问她31公里步行磨出的脚泡还消失了?女儿笑说,好了,好了,早好了,听妈

阅读(3555) 评论(1) 2010-07-05 17:22

我生命中的三件上衣

生命中,让我刻骨铭心的:一件是小时候母亲新手做的上衣,一件是初恋男友的妈妈送的,一件是老公送我的第一件衣服。 那还是十岁时候的事。一块枣红色的条绒面料,是准备给三姐做的过年的新衣。母亲当时图便宜,买了块布头,到家比量后才发现给三姐做肯定会小,给我做可能正好,于是母亲就找来村里会剪裁的几个女人来,对着姐姐们穿过的旧衣,比比划划,商商量量,最后把旧衣放在上面新面料放在下面,用白色的划粉划了曲折的几道长线后,剪刀下去完整的面料立刻变成了几块大布条,然后母亲坐上缝纫机踏、踏、踏,一块一块的布片就神奇地成了袖子、前胸、后背——我的新衣。 说起来,我已经不记得穿上那件新衣,我有多么快乐,衣服的款式是什么样子,也没有一点印象,那件衣服我穿了几年,不能穿了后又流落何处如何消失,我同样是不清不楚,但意外的是这件衣服却是我童年记忆里过年时穿过的唯一的一件新衣服,一件母亲新手加工的衣服。那是上世纪七十年

阅读(3171) 评论(1) 2010-04-08 12:08

一箱螃蟹的故事(二)

上周三,苏州的朋友接我去他的单位指导了二天,临走时,朋友又送了我一箱螃蟹。 这次有了经验,也有了胆量。一回到家里,就把纸箱打开按住螃蟹结实的背壳,翻过身看了下它们的性别,呵,母的5只,公的5只,又是十只,唯不同的只是公的个头大些,母的小点,其它的是看不出什么分别来的,然后扎上绿色的网袋,关上纸箱的盖,想着那一群胡乱扑腾的活宝,心里那个美啊,呵呵,抱歉,暂时还找不到恰当的词语形容。 这回,女儿发话了:妈,咱们自己吃,不送人。 呵呵,好的,不送人。我说。 但也明白要悄悄地一只一只地消灭它们了。 这样,周六中午,干掉了三只:二公一母。周日中午,亦是三只,亦是二公一母。 周日傍晚女儿去学校前,交待:妈,我不在家时,你自己一天一只吃掉它们,不要等我回来啊。 瞧我的女儿,对妈可真是个好! 周一,我没有时间吃。我帮朋友的公司进一步扩大宣传,建了个企业博客网。我把朋友公司的图片资料从朋友公

阅读(3245) 评论(2) 2009-12-07 14:37

一箱螃蟹的故事

  首先说明,我是个北方人,对螃蟹不是很了解。而且是个女人,胆子比一般的女人小很多。 可谁想,上周三的下午,却有一朋友,一个认识没有多久的朋友送我螃蟹,且是一箱。 看着箱子,我注意到上面醒目的大字:太湖名产,太湖清水蟹,心想:不便宜啊,太贵重了吧!于是说:这让我如何是好?这让我如何接受呢?可又不好拒绝!真的,朋友夫妻一脸真诚,事前我并不知道有礼品送,只是临上车前朋友夫妻才拿了出来,瞧,我怎么好推辞呢! 大巴开了,一箱子的螃蟹跟着我从苏州胜利地回到了我的居住地南京。 南京的深秋,黑得比较早。虽然才六点来钟。 那晚,我没有吃晚饭,只忙乎了那一箱子的螃蟹。 螃蟹到了家里,我先是打开纸箱给它们新鲜的呼吸,然后大概数了数螃蟹的数量,看了看它们的个头。好家伙,一开箱,里面的爪子就乱蹦达,有的向上窜,有的向外奔,反正都想挣脱绿色的网袋爬出纸箱向外面溜,一看这家势我又赶快合上箱子的口,到小区

阅读(3640) 评论(3) 2009-11-12 11:29

雪花的一生

1、雪花的一生 天,一个呵欠呵出了柔弱的、无骨的、娇小的雪花以风的姿势 斜着、颤着、舞着向一切有骨的树、村庄、城市拥挤、覆盖、濯洗落一身清白洒一路傲气 2、雪花不停地下...... 雪花不停地下高速封了飞机停了公交瘫了火车挤了黑车狂了 雪花不停地下疾病多了煤气冻了电耗增了蔬菜涨了生活紧了 雪花不停地下政府忙了学校歇了公司乱了生意人急了庄稼人笑了 3、高和低 太阳下高楼上的雪花再也不敢嘲笑低谷里的雪花

阅读(3567) 评论(8) 2008-01-28 15:47

从波老师处回来,一路想着这个“根”的话题。根,是出生的地方吗?梅子摇头了,因为那里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根,是成长的地方吗?梅子亦摇头了,因为那里基本成了记忆。根,是思念的地方吗?梅子也说不好,虽然梅子的心常去那些个地方。可那些个地方,给予梅子有的熟悉温暖 ,有的却陌生冷漠,那么思念的地方算得上是真正的根吗?根,是现在休憩的地方吗?梅子觉得也不见得完全对。因为休憩的有时是身体,有时是心灵,有时才是全部......这样一盘,梅子觉得残酷地很:人,和大自然的一切一样,是无根的。还是用梅子在波老师《残酷的图腾》上的跟帖结束本文吧:江河是无根的,雪花亦是无根的,其实我们又何曾有根?只不过所有的宿命最后都一样,要么汇入大海,要么溶入土地。笑,梅子瞎说。

阅读(3684) 评论(5) 2008-01-16 18:26

厨房里的“铁杆兄弟”

小时候我家有一个25平米的马棚,90多亩田,家里雇着短工,四五辆马车由伯父管理帮人运货,父亲进过学堂上了个高小是个老师,姑姑嫁给了当时的镇长,保安团团长,因此解放后我家的成分不好,是个尚中农,我姑父被狠批狠斗,我大伯家儿子多,家中的好房子就由大伯一家和奶奶住着,我家只分到一间正房却放了杂物,全家七口人就一直拥挤在离正房十多米远的由马棚改造的二间房里生活。其中一间是厨房,占了六七个平米,剩下的一间盘了一张大炕,是我们全家人睡觉的地方。  我家的厨房一年四季都像雾天,不亮堂。一扇木式窗户,窗格是巴掌大的正方形,有的光是白纸糊着,有的白纸上贴有红色的窗花。推门进去,由窗户往里排有一小一大二口铁锅,像兄弟似的常年累月地并肩战斗在一起,不离不弃!哈,这大概就是现代时髦的“铁杆兄弟”的出处吧?窗台上放有盐罐、醋缸、辣椒碗,一转身的空间,紧挨着一个大水瓮,瓮边吊着一个大马勺。再往里,大锅那边地上放有一

阅读(3442) 评论(4) 2007-11-16 14:44

红色的木衣柜

看到报纸上下周话题“衣橱”的字样,我的心里立即涌上了一个红色的木衣柜,一年四季稳稳地伫立在父亲的卧室,一下子有关这个衣橱老家人叫做衣柜的记忆全部鲜活了起来。 红色的木衣柜,是我小时候见过的家中惟一的衣柜。听父亲讲过,那是妈妈嫁给父亲时,奶奶给定做的结婚家当,也是家中最贵重最实用的家具。当时的结婚流行男方家置办一套新衣柜放在卧室进门的对面,女方家送一个大箱子放在炕头的架子上,一个小梳妆盒放在衣柜靠墙的边角上。结婚后,家里平常换洗的衣物就放在衣柜里,每天早晨洗完脸后就顺便抹一把衣柜,家里值钱一点的布料、被面、走亲戚穿的衣服则放在炕架上的箱子里。  衣柜的外形是长方体,高约一米三四,宽约60公分,长约一米二。衣柜从正面看去分左右二个部分,左面是一个整体,约占三分之二,右面占三分之一,分上中下三个部分,上面从正面是打不开的,中间是一个抽屉,通常妈妈都放些梳子篦子剪刀之类的小东西,下面则有

阅读(3394) 评论(5) 2007-11-08 17:40

做个标准的清洁工,好难!

 今天,我像个清洁工。   地板,马桶,台盆,窗台,柜子,开关按扭,地脚线,一抹布一抹布擦下来,竟然不知不觉用掉了二个多小时。呵呵,干活,时间过得快的,惊。   转。一个人,三间屋,二个卫生间,一个厨房,清爽。洁白。干净。温馨。笑,劳动的成果!看手,摸手心手背,又惊。干涩、粗糙。赶紧抹油揉搓保护下下。但脑子里,却想到长期做家政的清洁工、钟点工,叹气:挣点钱不容易,糊口饭难呀!   洗刷。必用到洗涤剂,而这些多是化学用品,对皮肤有一定的伤害,那么长期下去,手上的皮肤会是怎样?答案不言而喻。虽然有保护性手套,但只不过是延缓粗糙干裂而已。因此这些手,女人的手,虽然曾是母亲膝下柔软细嫩的娇娇手,男人眼里牵手一生的美小手,孩儿心里温暖无比的贴心大手,然而生活的压力,却迫使这样的一双双美娇手劳动,深入水深火热之中,付出力量、温暖、爱心,终而“改头换面”。手伸出去,必猜到职业,必知经济状况,必获难堪的敬

阅读(2399) 评论(10) 2007-09-29 10:37

七彩的夏天

华灯初上,晚风习习。电视里正直播世界杯中国女足与巴西的足球比赛,电视解释员段暄的解释一会平静一阵振奋,现场的情绪亦步亦趋,高低起伏。我,坐在窗前的电脑边,脑子里却满是女儿电话布置的作文——“七彩的夏天”。 我问自己:这个夏天是七彩的吗? 于是这个夏天牵动着无数谢谢的声音,微笑地跑来了。 七月里,我自南京来到了上海。一天,在奔往淮海中路的路上,一对母女向我走来打问去淮海路的“上海妇女用品商店”,我听了高兴地说跟我走吧,就在前面不远处。然后母女俩连声谢谢温柔地跟在我的身后,一起快乐地逛了大半条街。又一天,我领着来家作客的朋友去逛南京路,刚穿过人民广场就有一位男子问“上海博物馆”怎么走,我说请继续向前走,就会看到。临了男子送来几声微笑地谢谢,我浅笑着回敬了几句不客气。离开上海前的一个晚上在真华路上散步,一位拎着二个沉甸甸大包的中年男人从后面跑来问去火车站的路,我清楚地指给他,穿过这个红绿灯

阅读(1809) 评论(5) 2007-09-16 11:35

小城-----淄博

小城---淄博   淄博,是一个网状分布的城市。五区三县,区区之间比较分散,就像一个城镇跟一个城镇一样,中间有大片大片的绿色----田野。这种地理特点,一方面使这个城市的空气清新无比绿色无处不在,另一方面又使这个城市区区来往相当不便,费时费事费力。   淄博的几天,转过二个区:周村---淄博的老城,张店---淄博的市中心。印象中,周村的饭一个字“咸”。几乎所有的炒菜都放酱油,看上去一点不清爽,色香差一些,那味道就更别提了,太咸,不过价钱还算公道。   周村的古商街也不错,从介绍上看有千年历史。一米多宽的石板路,木式二层楼房,街的一头高高的横悬着三个字---银子街,街上集中了各种各样的老店如粗布行、丝绸店、大染房、旱码头、烧饼店、百家书坊、古玩店、粥店等,一路走来,一个感觉,在慢慢走进历史,历史中的小镇,在这样怀旧的心情下,每看见一家粗布行我都要逗留一下,因为那里的粗布织的很有特色,有薄有厚

阅读(2125) 评论(8) 2007-09-09 22:52

泉城印象

   到济南的时候正好天亮,时间:七点零八分,准点耶。   走下火车,只见地上湿辘辘的,天上雾蒙蒙的,飘着细雨。第一次站在济南的站台上,心里不由地有些激动。呵呵,著名的大明湖、趵突泉、泉城广场、千佛山、芙蓉街,今天终可以一睹芳容,一了我母女二人久久的心愿了。   早饭,在火车站对面的一个快餐店用的。店里有很多种类的饼,包子,油条,豆浆,稀饭,面包,小菜,基本上是北方常见的吃食,价钱一般。吃饭时,瞧见马路上11路公交车过去,心里一下子兴奋了,哈,到大明湖的车!于是问正抹桌子的小伙,“嗨,你好!11路车的公交站台在什么地方?”小伙笑了笑,作了个向前然后右拐的手势,我愣了一下,赶紧用语言翻译出来,小伙听后点了点头。   按着小伙的手势,向前走,十字路口右拐。果然,一转弯就看见马路右侧的站台,但站牌上的二行数字,却叫人失望。于是再向前,但接待的仍是失望。一下子闷了,急了!停下,观看过往的车辆,同时

阅读(1904) 评论(4) 2007-09-06 18:32

女儿长大了

一天早晨,我还在睡觉,突然听到女儿在不停地喊:“妈妈,我长大了。妈妈,看啊,我长大了。”我没有理她,只认为女儿在说梦话。 可是,女儿还在兴奋地喊:“妈妈,我长大了。”接着又爬在我的身上,使劲地摇我,非让我知道,她长大了。 我觉得惊奇,一觉起来,女儿竟然长大了。更感到纳闷,是什么让她一夜之间长大了,又长成了什么样子?想到这里,我惊慌地赶紧睁开眼睛,掀起被子,由头到脚又由脚到头地细细打量她。“哟!谢天谢地,还是我昨天的女儿。”我说。再撩开她上身的碎花小背心,查看她的胸部,发现还是平平的,没有鼓起。“还没有长大,宝贝儿!再睡一会,还早哩,才六点钟。”我告诉女儿。于是我又继续睡了。 然而,女儿是怎么也不肯睡了。还在叫“妈妈,我就是长大了。看呀,我都长出奶头了。” 唉,我也没法睡了。就又顺了女儿的说法,查看她的胸部。原来,的确是冒出了大约5毫米的、粉色的、圆圆的乳头,周围还有一圈浅咖啡色的乳

阅读(2237) 评论(15) 2007-07-27 13:52

心锁

题记:刚才在CC的在博客看到诗《心锁》,遂应和一首玩玩,呵呵。 我锁了唇温暖的抚摸便轻轻儿上移直到了眼睛直到声音深入在手儿上如一个哑女 我锁了笔笔下的字就悄悄儿下滑跌入心海里闪烁在眼波里如一个思想者 哦,我锁了心吧一把厉害的千年铜锁然一声婴儿的啼哭倾刻之间我的灵魂飞越了

阅读(2648) 评论(8) 2007-07-19 14:43

啰嗦女儿啰嗦妈

我的朋友和她五岁的女儿都是个话唠。昨天中午,这母女俩到我家蹭饭。正赶上老公不在家,于是她们疯的呀,一会客厅一会房间,五岁女在前她妈妈在后,跑来跑去,嘴里还啰啰嗦嗦个不停,女儿说一句妈妈后面大声重复一句,惹得我停下厨房的活儿,随着看了会热闹,笑说一对可爱的“活宝”。但心里却隐隐有些担心,害怕这一天里一直那样“吵嚷”下去。果不其然。饭时入座后,五岁女吃一口说一句,“阿姨,你的眼睛好漂亮呀。”我回头,见五岁女眠着嘴,怪怪地笑着轻轻地挤出了这几个字。我笑笑,想这孩子嘴甜,会讨人喜欢。不想她妈妈跟着说道:“听,我女儿说你的眼睛漂亮。”我不置可否。五岁女接着道:“阿姨,你的耳朵漂亮。”“听,我女儿又夸你的耳朵漂亮。”“阿姨,你的嘴漂亮。”“听见了没,又夸你的嘴漂亮。”我受不了了,大笑:“天啦!”突然我的脚痒痒的,原来五岁女用她的小脚丫捞我的脚面,只听五岁女说道:“阿姨,你的脚漂亮。”“听见没,又夸你的

阅读(2438) 评论(12) 2007-07-04 19:11

东北水饺

逛街的时候经常看见“东北水饺”店,但很少去吃。偶尔去吃,也没吃出什么味道。再说梅子自己做的水饺,就经常受到女儿、老公和邻居的赞美,因此梅子自负地以为自己的饺子是天下第一饺,第一好吃。 但是自那天吃过沈阳大姐的饺子后,就再也不敢骄傲了。竟然一直怀念,怀念沈阳大姐饺子的口味,饺子的馅料咋那么香、软、黏?一连惦记了好几天后,当再遇到沈阳大姐的时候,梅子便鼓起勇气,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只一个劲地夸她的饺子做的好吃,沈阳大姐听了一堆子的赞美话后,也跟着自夸起来,说她包的饺子儿媳妇带到单位里,不一会就被同事们一抢而光。有一次一个永远不吃面食的南方女人,在同事的逼迫下勉强吃了一个,吃过后就后悔得不成,怎么没有早吃,而且抱怨得不成,因为空了。有时儿子会带朋友到家里吃饭,她就包许多许多饺子,客人吃过后就强烈建议她在南京开个东北水饺店,说什么她的店一开张,保证其它的水饺店都得灭掉。 呵呵,好吃就是好吃,可

阅读(2969) 评论(9) 2007-07-02 17:37

雪儿(六)

        草堂次第红地毯,素食餐厅追梦情      一日,约莫黄昏时分,X路上右转角处的素衣素食餐厅人进人出,热闹不已。雪儿进门后,只见幽黑的屋里闪烁着璀璨的星光,屋顶上弯弯的一轮明月,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草香气息,雪儿以为进到了童话世界立即慌慌地退回门口,细看门牌,呀,没错啊,正在此时,雪儿的肩膀被人轻拍了二下,回头看去,雪儿吃惊不小,一身棉质妆扮气质妖娆的餐厅老板娘晨宸笑容可掬地站在身后,雪儿立即大呼:“你这地怎的变了?一点不认得了。”晨宸耸耸肩莞尔一笑,说:“餐饮行业就是这样,过段时间就得重新包装一下,换换口胃和感觉。赶快进来撒,别愣在门口。”二人正欲往里走时,绿梅眼尖喊叫着进来了。   晨宸安排了一个靠近角部略显安静的位置,雪儿绿梅坐定后,和晨宸聊了几句,一听各位好友还在路上,便当即来到门口迎接。这档儿,晨宸忙碌别的客人了,老板董朗乘机就凑过来,大方地说:“今天你们的汤汤水

阅读(2467) 评论(23) 2007-06-18 14:24

雪儿(五)

   此后的几天,一天一个景点,一天一二条街,日子真比神仙逍遥快活。一早光彩出门,天黑哼着歌儿回家。   晚上回到家里,相约网上遛达,写些轻松快乐的心情文字,相互阅读相互吹捧。   不一日,绿梅突然消失了,这一没影就是几天,雪儿憋坏了,后电话过去寻问究竟,绿梅只说身体不舒服,近期的活动暂时取消,博客也休息一些日子,吞吞吐吐的,雪儿听了担了会心,没敢多问也没敢多想。   原来在春节时,绿梅已深感下腹二侧不大对劲,心想玩玩转转放松心情强健身体,过段时间不适之状自会消失,然谁知却时重时轻一直不见好,绿梅终于害怕了,于是在百度上打出“卵巢”、“子宫”等字眼去搜索相关的症状,这一搜吓死绿梅了,卵巢癌只有三到五年的活头,且在痛苦中度过余下的岁月。   极度的恐惧中,绿梅去医院作了超声波检查,屏幕显示右侧附件区见一低

阅读(1541) 评论(7) 2007-06-15 1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