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冶金工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厨房里的“铁杆兄弟”

    小时候我家有一个25平米的马棚,90多亩田,家里雇着短工,四五辆马车由伯父管理帮人运货,父亲进过学堂上了个高小是个老师,姑姑嫁给了当时的镇长,保安团团长,因此解放后我家的成分不好,是个尚中农,我姑父被狠批狠斗,我大伯家儿子多,家中的好房子就由大伯一家和奶奶住着,我家只分到一间正房却放了杂物,全家七口人就一直拥挤在离正房十多米远的由马棚改造的二间房里生活。其中一间是厨房,占了六七个平米,剩下的一间盘了一张大炕,是我们全家人睡觉的地方。
    我家的厨房一年四季都像雾天,不亮堂。一扇木式窗户,窗格是巴掌大的正方形,有的光是白纸糊着,有的白纸上贴有红色的窗花。推门进去,由窗户往里排有一小一大二口铁锅,像兄弟似的常年累月地并肩战斗在一起,不离不弃!哈,这大概就是现代时髦的“铁杆兄弟”的出处吧?窗台上放有盐罐、醋缸、辣椒碗,一转身的空间,紧挨着一个大水瓮,瓮边吊着一个大马勺。再往里,大锅那边地上放有一个小矮凳和一个把子细长的掏锅灰用的黑不溜秋的铁铲子,凳子后面是烧火做饭的材料──玉米芯子、麦草、玉米杆杆、碎树棍……柴火的旁边则支着一张约1.5*1.2米的长方形面板,面板下面的箩里扔着一把青菜几根葱,面板上面竖着一摞碗,旁边倒扣着几个大小不一的黄铁盆白铁盆和一只和面发面用的厚重瓷盆。转过身,靠房间的墙正中挂了一幅围裙大小的布帘子,揭开帘子,墙上掏了一个三层的厨柜,里面放有碗罐瓶子调料。墙角屋顶上,绝没有过飞檐走壁的梁上君子,倒有许多灰絮絮蛛蛛网显摆显摆的,当然这是在平时,一旦到了年关,那些灰尘就凄惨了,拣一个太阳暖和的天气,一个上午就可以把它们消灭干净,给房子彻彻底底洗搓个澡,然后再抹一层新的稀稀软软的泥,墙壁就像擦了香皂似的光光滑滑的,到了天黑似干非干,一进去就会闻到一股凉爽的来自崖土的新鲜味道。一般刚清洁粉刷过的房子有些冷,尤其在冬天的早晨,屋里屋外总是一样地寒冷。母亲总是一早就到光线昏暗的小厨房忙呼,我和最小的姐姐、弟弟、舅舅家的儿子时常挨大小个挤在热呼呼的炕上不时地喊,过不一会,母亲就端着在小锅煎烤的薄薄的热热的一盘红薯片过来,一片一片地分给我们,然后就是一碗碗热气腾腾的小米稀饭,暖和着寒冷的冬天,冬天里幼小的我们。
    八十年代末村庄改造,重新划分地基,我家就拆掉了旧房挪进了新屋。新的厨房有原来的二倍还大。厨房大了,原来的二兄弟又添了一口小的,热热闹闹地挤在一起,大锅炒菜煮面蒸馍二锅炕馍做汤三锅歇些热水,个个忙忙呼呼不闲着空着。自此逢年过节,家里来了亲戚时就不再烧玉米杆杆拉那个烟死人的风屉,改用鼓风机呜呜呜地烧煤了。九十年代我经济上稍为宽裕了,就先给厨房添了台压面机,放在面缸旁边,一进门就能瞅见炫炫,接着又添了一个蜂窝煤炉放在中间烧个热水暖个手,平常家里人少时还可以炕个馍煮个面条,去年过年时弟弟又给厨房添了台电磁炉,这样宽大的厨房里是老式的新式的厨具都有了,父亲没事的时候就搓着手笑着说,现在的农村漂的很,一点不比城里差,要什么有什么。我一听就直言水不方便,父亲听了却不以为然,说什么水在院子的龙头里,方便地很,既不用挑着扁担到处找水也不用一大早到井边排队挑水,跟过去比那是天上和地下了,说毕,往往会叹息一声,唉,就是可怜了你妈,享不上儿女们的福,看不见这样的好日子,然后便默默地了。
    偶尔我会开导父亲,看看厨房里的“铁杆兄弟”铁吧,也有不守“信用”先走的,何况人啦?这时父亲就会用羡慕的目光看着那些兄弟们,淡然地说团结一起,相互依靠相互取暖,真好呀,这样的一辈子。

分享到:

上一篇:红色的木衣柜

下一篇:

评论 (4条) 发表评论

  • 波之舞
    波之舞 : 圣诞祝福:梅子一家平安幸福!

    2007-12-24 21:44

  • jameszhang021
    jameszhang021 : 看过后没觉得“保安团长”可恨,今后可能会改变一些看法,因为大家都是为生计,人生向上嘛。在当时环境下那也是警察类“民警”系列。

    2007-11-29 19:24

  • 陈林森
    陈林森 : 是个尚中农,只有上中农吧?也就是富裕中农,是和贫下中农相对的概念.

    2007-11-17 19:54

发表评论
验证码